华栎栎栎栎

淡圈

统一战线

我觉得应该又名卧槽你们怎么还不在一起

 

 

 

 

 

       1

       宇智波佐助面临着他今生一个永远无法超越的敌人。

       这个敌人就是万恶的朋友卡。

        2

你们有没有这样的一个朋友,他为你哭为你笑,为你呼吸为你疼痛为你能跟全世界撕逼。他背负一切千辛万苦只为追上你的脚步。从小到大不停刷你好感好感度爆表了想跟他进一步发展然后他呲着大白牙说我们是朋友。

 

你有吗?反正我没有;你信吗?反正宇智波佐助不信。

作为宇智波大宅中唯一一位未能脱单的宇智波,佐助表示如果拿不下那个一直给自己发卡的混蛋,他就效仿自己家族中某一位著名的战场玫瑰去日天。

3

作为宇智波的祖宗,宇智波斑觉得一定要好好发挥遗传的家族爱去关爱后辈的感情之路是否成功[哔]生活是否和谐。毕竟只有他们宇智波过舒坦了这个世界才会和平。

“不能这么下去了,我们堂堂宇智波的后辈单恋未果像什么样子!。”

 

宇智波斑听完佐助的感情经历后痛心疾首,磕完三斤瓜子后拉着其他几只宇智波开始制定计划书。

 

佐助看着他们这么认真的模样心里有点小感动。

 

真是难得一见的家族爱。

4

其实有一个人说过这样一句话:不要将全部的希望投注在一群傻逼身上,因为那群傻逼会强行将你的智商拉到与他们相同的水平上然后再用他们丰富的经验打败你。

至于这句话究竟是哪位大神说的宇智波佐助不想知道,而且他也没有兴趣知道。他只知道自己轻信宇智波斑的话执行了那个计划书。

妈的,再也不相信世界上有家族爱这种东西了。

5

“这就是你们不眠不休认真研究了三天三夜的计划书?”

佐助捏着手里那一页纸冷冷的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一干人。

“嗯嗯,这可是阿飞辛辛苦苦绞尽脑汁才写出的计划书前辈可要认真看啊”

戴着橙色面具的人挥舞着小手绢欢快的回答。

“是你写的那就留着叠飞机算了”

佐助不耐烦的把手里的纸团成一团扔在一边。宇智波斑不紧不慢的吃了口寿司抬眼瞅了瞅佐助,似笑非笑的表情让佐助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你瞅啥”

佐助没好气的问道

“你个宇智波唯一的单身狗,就这还不相信前辈们的智慧?”

斑扬着下巴讥讽了一句,他指了指吃正在丸子的鼬说

“这份计划书可是通过了你哥的审批”

“通过了我哥的审批?”

佐助一脸卧槽你不要逗我的表情捡起来了扔到地上的纸团,这份计划书简单明了得令人发指,偌大的纸张上只写了一句话

“按着操一顿”

真是符合宇智波一贯的简单粗暴

 

6

“说吧我该怎么做,直接上的话我没经验下不去手”

佐助翘着二郎腿开始讨论这个关乎他下半辈子幸福的计划的执行

“一回生两回熟嘛,年轻人没经验是很正常的。”

“你以为谁都跟你样没羞没臊”

“柱间器大活好我[哔]生活舒坦我乐意”

“行行行你俩都先别说了,最重要的是佐助舒坦不舒坦,可他现在连[哔]生活都没有”

带土打断了这段毫无意义的对话,在其他人震惊的目光中从神威里倒出了一大堆千奇百怪的衣服。

“带土叔你在干什么。。”

佐助皱着眉看着带土把一件旗袍放在自己面前不停地比划着,头上也被他戴上了一个猫耳的发箍

“作战服啊,这件旗袍买大了卡卡西穿不了没想到胖助你正合适,不想穿旗袍的话我还有兔女郎套装和女仆围裙你随便挑”

带土还在兴致勃勃的在衣服堆里翻找着,他扭头看向宇智波鼬

“哥你别告诉我这个作战服也通过了你的审批”

鼬瞟了一眼带土手里的旗袍有点不自然的点了点头

“这是为了你好,其实我觉得这堆衣服里有件小恐龙的睡衣你变成小孩子穿应该非常合适”

佐助又扭头看了看从刚才拿衣服开始就一直默不作声的宇智波斑,斑一脸的痛心疾首意思是我们宇智波里没有你们这样的傻逼。

佐助打量了一下带土手里的旗袍然后伸手接了过去

这件旗袍的样子还算可以,姑且试一下吧

他才没有期待那个白痴的反应呢

7

月黑风高夜,告白打炮天

佐助穿上旗袍后忍不住哆嗦了一下,他有些不适应不穿裤子下面真空的感觉。千手柱间悄悄溜进宇智波大厅,扑到宇智波斑怀里开始乱蹭

“办好了?”

斑捏了捏柱间的脸

“办好了,我把火影楼所有的人都支出去还放了个结界,只有鸣人自己在火影楼,佐助进去后结界就会发动谁也进不去”

柱间仰头星星眼,求摸头,求奖励。

“去吧胖助!把那个金毛拿下!”

宇智波带土将佐助推出去摇着小红旗呐喊助威

“嗯!”

         佐助也是信心百倍,雄赳赳气昂昂的开始了第一次夜袭行动

“对了斑斑”

趴在斑怀里吃豆腐的柱间忽然想到了什么

“刚才佐助那孩子走的时候穿的是旗袍吧”

“怎么,我也能穿”

斑不满的拽了拽柱间的头发

“不是啊斑斑,你听我解释,我刚才看到佐助腰侧部位的旗袍好像有点开线,衣服会不会裂开啊”

 

 “啊?”

斑和带土相互对视了一眼

“应该不会吧,卡卡西穿的时候宽松得很,应该不会撑裂的。。吧。。”

“那个,现在去找佐助还来得及吗?”

8

佐助对于这次夜袭的成功有着绝对的把握,哎呀马上脱离单身的激动心情简直无以言表。

“鸣人”

他推开了火影办公室的门

“佐助你怎么来了我擦佐助你穿的。。”

鸣人看清楚后目瞪口呆

旗袍的领口开的很低,天蓝色的盘扣与脖颈间白皙的肌肤形成鲜明的对比,蓝底云纹的旗袍包裹住佐助的身形。佐助赤着脚站在地上,右脚踝处的红绳系着枚小巧的金色铃铛,每走一步都叮铃作响。

佐助凑近,透过黑色的发丝鸣人能够看见那一双黑得透亮的眼眸,樱粉色的嘴唇带着一抹仿似飞花般的笑。

鸣人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或是做点什么,他咽了一口口水后干巴巴的开口

“佐佐助,你旗袍开线了啊,你是不是又胖了我说”

Exm?

佐助的笑僵在了脸上,我他妈大半夜的过来找你就是听你说这个?

“鸣人!”

佐助决心要发扬宇智波简单粗暴的家风直接把鸣人压到了办公桌上,办公桌上摞得乱七八糟的文件噼里啪啦砸到地上。佐助一个跷腿准备跨坐到鸣人身上然后从此脱离单身狗这个物种时

“刺啦----”

佐助只觉得后背一阵清凉

然后寂静无声一分钟

“佐助,你衣服好像烂掉了啦我说”

“。。。。。。”

“真是胡闹啊,天晚了着凉了就麻烦了啊我说”

还带着那人体温的御神袍被披到肩上,佐助有些愕然的看着眼前的人弯下腰替他拢好衣襟,鸣人将他横打抱起让他坐在沙发上,单膝跪下用手暖着佐助已经被冻得泛红的脚趾。

“怎么不穿鞋?小孩子都没你这么淘气啊我说”

“鸣人,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佐助低头看着眼前的金毛

“哎?为什么这么问呢,这是应该的啊?”

“应该的?”

“对啊,因为我们是朋友啊!”

我屮艸芔茻!!!!!

“哎哎佐助你怎么了有话好好说别放须佐啊我说!”

远处的宇智波大宅,依旧在吃吃丸子聊聊哲学的鼬忽然扭头看向窗外

“止水?火影楼那里好像爆炸了”

“是吗?”

止水走到窗边望去

“没事,应该是鸣人又发朋友卡了”

 

 

 

 

   
© 华栎栎栎栎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7)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