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栎栎栎栎

淡圈

算命只要九九八

    源博雅是平安京的一名城管,立志维护社会稳定城市和谐,有朝一日将所有不法商贩黑心店家都斩落下马啊不是绳之以法。

   他铁面无私雷厉风行,初上任的第一天就查办了消防设施不过关且含有极大火灾隐患的座敷烤肉店,该店店长座敷童子被遣送消防队去听海坊主的灭火大讲堂与一百个你不能不知道的火灾逃生技巧。座敷童子被押送上消防车时还奋力弹蹬着小短腿气急败坏执迷不悟地大骂

  “背后有火怪我喽!要是你是座敷你能把背后的火灭掉源博雅我特么给你叫爸!”

   源博雅回首报之耿直一笑,丝毫不在意来自阶级敌人的挑衅。他跨上停靠在一边的二八自行车,开始例行巡逻。

   就算是日常巡逻我们的源城管也依旧认真负责,他勤勤恳恳兢兢业业,还逮着了私自出售没有食品安全许可证的散装酒水的酒吞童子。茨木童子大声吵嚷妨碍执法,并且和酒吞童子一起欲对执法人员源城管进行武力报复,路过警官大天狗替他解围后略有担忧

   “源博雅,不是我说,你这样真的很容易挨打的你知道吗”

    源博雅摇了摇头,丝毫不肯向恶势力屈服。他骑上自行车,尽心尽职地继续去巡逻。他慢悠悠地骑着自行车,眸光一瞥,一个违法小摊映入眼帘。摊主是个二十岁出头的白发青年,身着蓝白狩衣,狭长的眼眸似笑非笑。眼尾处像是绘了抹胭脂,明媚的颜色顺着上挑的眼角洇出艳丽的弧。

     哎呦,还是个算命的

   源博雅看清招牌后啧了一声,对这种不利于人民精神文明建设的迷信行为十分唾弃。他下车,一个手握蒲公英的可爱女孩子迎了过来,声音甜甜软软听着极为顺心

“您好,请问您是要来算命的吗?”

  哎呦,居然还敢还用童工?

  源博雅神色一冷,径直朝着端坐在那里的摊主走了过去。正在低头研墨的摊主微微抬头,微抿着的唇角勾起了抹笑。

   “您好,请问您是来算命的吗?特惠期间回馈活动,算命只要九九八”

   他眉目舒展,纤长的眼睫像是昆仑山上的那簇新雪,灵澈却又透着些许冷冽

   源博雅被他的笑晃了眼,一愣神没反应过来。眨了眨眼后撩开衣摆坐在他对面

    “嗯,算命”

    日了谁刚才还对这种行为非常唾弃来着?

   依旧路过的大天狗对此不屑地翻了个白眼

   “那么请告诉我您的名字”

    摊主将纸笔推过去,刷地一声打开的折扇盖住了半张脸

    “为什么是我先告诉你名字呢?”

    博雅把玩着毛笔,一手撑着桌子忽然俯身上前,鼻尖凑着抵到了摊主挡着脸的折扇。暗色的眸子紧盯着那对苍蓝色的眼瞳,语气里带着些许咄咄逼人

    “为什么不是你先告诉我你的名字呢?”

    “因为名字也是一种咒啊,博雅先生”

    摊主刷一声合上了扇子,薄薄的嘴唇泛着樱花般的淡粉色,呼出的热气若有若无地萦绕在博雅脸侧

    “诶?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算出来的吗?”

    源博雅不解

    摊主握着扇子指了指源博雅胸前,不动声色的拉开距离

    “因为你胸前的金属铭牌上就这样写着呀,有什么问题吗?城管大人”

     。。。。

     源博雅低头,胸前的金属铭牌几乎要闪瞎他的眼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原来是这样…”

    源博雅讪讪地坐好,手握蒲公英的女孩沏好了茶。博雅为了缓解尴尬端过来猛灌了一口

    “博…博雅先生!等一下”

    摊主吓了一跳,话音还未落地,源博雅已经把茶咕咚咽了下去

   !!!

    源博雅后知后觉地缓过神,被烫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上颚与喉咙皆是火辣辣的痛。他嘶嘶地吸着气,脸色涨得通红。

     “您没事吧…莹草,去找雪女要点冰”

     摊主凑上去,探手扳过源博雅的下巴想去看看情况。源博雅一把攥住他的手,哑声问

     “你的名字”

     “诶?”

      他疑惑地眨了眨眼,雪白的眼睫扑朔了几下。那一片灵澈苍蓝险些让博雅溺死在里面

      “安倍晴明,城管大人是要没收我的摊子吗?”

       晴明老老实实地回答,语气中带着些许小失落

       源博雅这才想起自己的任务,身为城管居然险些被迷惑!这怎么可能呢?他可是立志要将所有违法摆摊行为都终止的男人!

       “没错!安倍晴明,你的算命摊无照经营,没有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并且不利于广大群众精神文明建设,是属于传播封建迷信的非常可耻的行为!”

       博雅忍着口腔的灼痛,掏出执法证拍在桌子上。满意的看着晴明一脸呆滞(委屈)的表情

       等等!我刚刚说话是不是说得有点重

       源博雅看着面前敛下眉眼,整个人都散发出低气压的晴明忽然间慌了神。晴明蔫蔫地撇撇嘴,委屈唧唧的像是只被责备的小奶猫。

       源博雅:不行我突然间感觉自己罪孽深重并且想流鼻血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阿爸,我拿冰…嗷!阿爸你怎么了!是不是这个混蛋欺负你了!”

       莹草捧着杯刨冰,看着自己家阿爸委屈唧唧的样子心疼得不行

      “我没事,莹草”

      晴明揉了揉莹草的脑袋,将额边的碎发撩到耳后撸了袖子准备收拾摊子

      他的胳膊真白撩头发的动作真好看…啊呸!我可是个正经的城管我在想什么!

     源 ' 明明心疼却不承认 ' 博 ' 卧槽不骗你我真的被撩到了 ' 雅 心道

     “城管大人现在就收摊子吗?”

     晴明可怜兮兮地抱着招牌问

      “这个不急,那个…晴明,你算命准吗?”

      源博雅朝他摊开手掌

      “帮我算一卦,算准了我就不收你摊子”

      “诶?可是我不会看手相…”

       安倍晴明托着源博雅的手有些为难地小声嘟囔着,一旁的莹草听见了,放下刨冰凑到他耳畔小声嘀咕

        “阿爸你随便说什么好话忽悠过去就好了,反正他看上去呆呆傻傻肯定很好骗,我估计他肯定没有对象,再胡乱说几句能够和心爱的人在一起就行了“

         源博雅:我能听见真的我耳朵不瞎

        “唔…博雅先生的话未来会一帆风顺,家庭美满,明年能够和心爱的人在一起…”

          源博雅看着晴明一本正经地忽悠人的模样觉得十分有趣,他仔细观察着晴明半隐在白发中已经红透的耳根,一只手悄悄伸过去摸了摸莹莹如雪的发丝

          “等等!”

           源博雅出口打断了晴明的话,晴明小心翼翼地抬眼瞧过去,无意识地抱紧了招牌。

         “你说我明年就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那么你算的根本不准啊晴明……”

          晴明:啊啊?难道他有对象了?

          源博雅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他忽然抓住晴明的手,装模作样地仔细看了看。带着薄茧的指腹有意无意地摩挲过晴明的掌心

          “在下对手相略有研究,我瞧晴明你手纹杂乱,命数多桀”

          晴明一愣,下意识问

         “那博雅先生觉得我该怎么办?”

         源博雅攥紧了晴明的手,整个人欺身上前撑住桌子,晴明后退一步,被源博雅牢牢地锢在了怀里

        “命数多桀,姻缘不满,我觉得晴明是命里缺我”

       他含笑着低头蹭蹭怀里人的面颊,歪着头小声说

      “你说你算命要九九八,可你算得根本不准。我算命只要九块八,顺路去民政局一趟还送你永久营业许可证,晴明你看怎么样?”


对城管这一职业并不了解但却控制不住想要瞎写的我

莹草:城管不收摊子了但是拉着阿爸要去结婚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 华栎栎栎栎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3)
热度(94)